凯雷投资与沈南鹏对簿公堂

deli

deli发表于4259天 13小时 48分钟前 来源:somo8.com
 您现在正在浏览:首页 » 收购
 关键字:凯雷投资沈南鹏新生源红杉资本红杉

  上海新生源医药研究有限公司(下称“新生源”),一家以CRO(新药研发外包服务)为主要模式的生物医药研发企业可能不曾料到,近日它成为一桩引人注目官司的焦点,冲突双方是著名的凯雷投资集团(下称“凯雷”)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下称“红杉”)合伙人沈南鹏。


沈南鹏

  据媒体报道,原于去年签约入股新生源的凯雷,在落实协议之际,被新生源大股东告之已和红杉另签入股协议,凯雷由此失去借新生源上市获利的机会。 此外,凯雷由于不满并质疑是沈南鹏从中作梗,同时怀疑其几个月的尽职调查等机密资料遭利用,近日上诉至香港特区高院向沈南鹏索偿,要求沈南鹏赔偿逾2亿美 元(约15.5亿港元)。

  上述报道中提及的内容显示,凯雷于去年6月洽商入股新生源38.02%的股权。随后请法律、科技及金融等顾问分析公司业务,促其增值,并打算日 后在美国上市。但至去年10月9日,即正式执行入股协议后翌日,新生源创始人任军通知凯雷,4天前新生源已与红杉签订入股协议,沈南鹏已出资1100万美 元购入新生源25%的股权。而红杉不会遵守凯雷与新生源的协议条款。

  凯雷在上诉中指新生源大股东任军与沈南鹏为同学兼好友。

  昨天记者致电凯雷上海代表处赵宁董事,他表示对此事不作任何置评,并说该事件的任何信息以上诉至法院的内容为准。

  一位知情人士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新生源的确是由沈南鹏的同学创办,沈南鹏为此曾给过新生源一笔天使投资基金,当时公司的股权结构也是由 沈南鹏参与制定,沈南鹏在很早的时候就与他的同学签订了一个对赌协议,如新生源能吸引到第二轮的风投,沈南鹏便要求出钱买该公司部分股权。

  上述人士说,去年凯雷在对新生源做尽职调查时,该公司并未将这份对赌协议公开。就在尽职调查快结束,即凯雷与新生源签订协议的前4天,沈南鹏忽然行权了,改变了原本的股本结构。

  据他透露,凯雷是在与新生源签订了投资意向书后发现了上述行为,最终停止了投资。

  上述说法并未得到当事人的证实。记者昨天打通了沈南鹏的手机,但是他没有接听电话。红杉新闻发言人也没有接听电话。新生源的相关人士则以不清楚此事为由拒绝接受采访。

  上海得勤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邹菁告诉记者,投资机构在介入企业进行尽职调查的时候,需要花钱请律师和会计师,并会与企业签订保密协议,有些还 会签订专属协议,限定在某段时间内的排他性。“但企业在接受尽职调查的过程中或多或少会拿到一些不完全版本的尽职调查资料作为参考。”邹菁表示,目前很多 的企业为了吸引风投都会拿之前其他投资机构的尽职调查资料作为炫耀和业绩展示。

  此外,据邹菁介绍,机构投资者与企业在签订投资意向书时,会写明该协议适用的法律规定。在她看来,凯雷与新生源的协议应是适用于美国法,并确定香港为仲裁中心。

  邹菁解释,美国法有针对间接损失的认定,但国内法缺少相应规定。据她预估,该案若经过评估后,凯雷索要的直接损失与间接损失会很高,其中不乏包括凯雷在这期间投入的时间及精力、新生源按正常上市退出获取的回报等等。

  “正常情况下,光尽职调查就起码要花掉几百万元。”邹菁说,“而如果一旦企业有诉讼记录的话,再想要上市就会有困难。”

  此外,记者昨日在网络搜索中发现,诸多此前曾披露过此消息的网站已将该消息删除或是显示该页内容不存在。

  据悉,该案将在明年1月中旬开庭。

关注用户

    最近还没有登录用户关注过这篇文章…
暂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评论权限,请先登录